在娱乐圈,蔡康永得到公认的评价是:会说话、情商高。

蔡康永说话总是不紧不慢、轻言细语,温润细腻而又犀利。

无论多么尖酸刻薄的观点和言论,以及尴尬的场面,他都能温柔的化解掉,娓娓道来又一语中的。他每一次说话,都像是揭秘情商的真面目,也曾发文称“只为自己活一次”,可见蔡康永的毒舌也是一种自我释放吧。

在台湾金马奖的颁奖现场,主持人故意调侃蔡康永和小S拍了电影但是没能拿奖,说:“因为你们这次没入围,所以底下没你们的位置”

蔡康永巧妙回答道:“所以我们是来主持的。”

四两拨千斤,化解了自己尴尬的同时,也给了主持人接话的机会,引得台下笑声一片,成功炒热现场气氛。

大红的易烊千玺,曾在上节目时,写蔡康永的名字,写错了“康”字,事后发微博“罚抄错别字100遍”,但还是引来一片嘲骂。

蔡康永赶紧去这条微博下面写道:笔画正确的人很多,但真正值得尊重的,是写字者的心意。谢谢你祝我开心,你也要开心哈。

一句话就将本来很尴尬的事,处理得体面而温情,把粉丝的愤怒化成了感动,让人不喜欢都难。

在一期《奇葩说》中,女辩手刘思达突然对男辩手包江浩表白。包江浩一脸尴尬茫然,半天没有做出回应。

性格直爽的李湘坐不住了,开口道:“你还是男人吗?什么情况啊你?”并逼包江浩在“喜欢、一般还是不喜欢”中给出答案。

整个场面更尴尬了。

蔡康永于是站起来说:“你不用那么大压力,确实现在逼你给个答案太草率了。现在给你豁免权,没有人追究你下台之后会不会真的履行你现在的说辞,就说你现在的感觉?喜欢这样的女孩吗?”

听了蔡康永的话,包江浩感到很踏实,缓缓说出一句“喜欢”。

蔡康永此次的救场,化尴尬于无形,既让那腹背受敌的压力瞬间得到缓解,也让人感觉到真实。

02年成龙拍摄完一部新电影后,到台湾宣传参加蔡康永的节目,蔡康永问成龙的第一个问题是:“拍电影很累吧?”

这句话瞬间击中在片场漂泊多年成龙大哥的辛酸痛点,他当场掩面落泪,哽咽地说:“我累了,真的累了。”

会说话的人分很多种,但一开口就能用温柔的话语抚慰破碎的灵魂,这只有蔡康永吧。

蔡康永说,所谓说话之道,就是把对方放在心上,懂得凝视对方的眼睛,懂得肯定、体谅别人。

但如果,你以为蔡康永只是一个会说好话的“老好人”,那你错了。

马东曾经在《奇葩说》中公开表达过对三位搭档的喜爱,其中是这样评价蔡康永的:“而我喜欢你蔡康永,是因为你除了兼具这两点之外,更重要的是,你有一颗特别恶毒的心。你的胸口有一个特别恶毒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,你问问题如同温柔一刀,那个恶毒的点让我特别佩服。”

马东这里所说的“恶毒”,并不是字面的意思,用“温柔的刀”来形容蔡康永,那才是最适合的。

人称“蛇精男鼻祖”的刘梓晨来到了《奇葩说》,说自己绝对没整容,高晓松直接怼了回去:“别被虚荣吞噬掉。”

而蔡康永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话:“所以走红这件事,有让你开心吗?”这样的“一刀”,让素来以出位博得关注的刘梓晨沉默不语,过了一会儿说:“我不开心。”

蔡康永的“毒”叫洞察人性,他的温柔,更像一柄尖刀,找到人性最脆弱的地方,直插进去,一句话就结结实实切中要害。

《奇葩说》中有一道辩题:“不给人添麻烦算不算美德?”

在场嘉宾提出了一句话来反驳:“我们何必把事情上升到美德的高度?”

蔡康永抽出他“温柔的刀”,说:“我们已经沦落到,觉得美德是高不可攀的地步了吗?”

他又接着说到: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‘美德’似乎成了老派的代名词,我们羞于谈起关于它的种种,也隐隐觉得美德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及。我们要做的是将美德拉下神坛,回归到日常生活中,时常怀抱对美德的向往之情,终究也会因为美德而收获平静。”

这是他第一次作为导师在选手比赛中地奇袭选手,并且第一次这么直接反驳了别人的观点。

在面对道德问题时,他的眼睛特别恶毒,给以警惕的同时言辞却直击心脏深处,不会引起厌烦之感。

会说话,并不意味着做“老好人”,而是初听温润如玉,细听棱角分明,语言得体却又严肃犀利。

有网友这样评价高晓松和蔡康永,高晓松认可了这一评价:

蔡:我愿你心怀梦想,被这世界温柔以待。

高:我愿你满怀敬畏,看这世界明明白白。

斜风细雨而又润物无声,蔡康永的高情商、会说话,就是这样既周到又通达。

文/砍柴书院:坏猫

首页社会